关阵干

…We have a Hulk

黄少搂的是轩哥吗,超乖

全职高手郑轩only『归雁载轩』二招

收郑轩————
收青训轩,原著轩,退役轩,paro轩——
收三赛季郑轩,收四赛季郑轩,收五赛季郑轩,收六赛季郑轩,收七赛季郑轩,收八赛季郑轩,收九赛季郑轩,收十赛季郑轩,收十一赛季郑轩,收十二赛季郑轩,收来自不同纬度不同世界不同背景的郑轩啦————

把在前几天空间里看到的段子稍作修改贴上空间后便转头切回首页将手机丢在一旁,一边继续着之前做了一半的手工,一边还暗搓搓的想着一会儿再次打开空间时的"盛状"。

过了一会儿将手上自以为惨不忍睹的手工放在一旁,小小的纠结了一下如果是男生乞巧还有没有用。再度打开空间却不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的消息,纳闷儿着打开可消息盒子翻翻记录。

蓝雨我轩哥!:……压力山大,远仔你干嘛呢?

……哎呀,上错号了。

八音符:咳咳那什么…轩哥你看啊今天七夕了是吧?要不要一起乞个巧啥的…?

[李远-江祁]
-----------------------

眨眼间又到了一年的七夕,一大早就不停传来喜鹊扇翅膀的声音和各种鸟类啼鸣,扰神清梦。按照惯例,每年这个时候,各式各样祈求姻缘的祷告总会莫名地多起来,今年倒也不例外,不到半天时间,案台上就被许愿的文书堆满,简直看到不想看,求姻缘去找月老好吗……当神仙都不允许谈恋爱还要被你们虐真是压力山大。

认命地从成堆的文书中挑拣出重要的事,这才晃晃悠悠去月老那,名为帮忙实则看热闹。听着脾气一向很好的老头急得跳脚,指挥着连同自己在内的一群小辈帮忙,干什么都行,下意识地就说出口:“剪红线也行吗?”

目光扫过成堆的名牌,被一个和自己同名的人吸引去了注意,兴之所至,便又翻找出许多相同的名姓,思索片刻,将这些“郑轩”和“归雁载轩”悄悄牵连在一起。

抬眼看看月老并没有注意到这些,暗暗给自己比了个拇指。嗯,大功告成。

[郑轩-苍衍]
----------------------

一夜间大街小巷都冒起了粉色泡泡,偶见月老指挥着虚空的小鬼东奔西走地忙活,就连光顾鬼屋的小情侣都多了起来。

压力山大,耳朵疼。

在角落里缩成一团,在那些装给男友看的惊叫的间隙思考找谁一起过节的可能性,冷不防手电那微弱的光打到了这里,打断了思考。

撇撇嘴悄然跟上去,双手搭在男方的脖颈上,正搭在大动脉上,在人前现了身形,故意只用气音:“要加入我们吗?”

[郑轩-森林]
----------------------

今天是个好日子,朋友圈里这么刷着。百无聊赖抓了抓头发翻过两三页毅然决然关掉充斥着节日气息的微信界面。关爱单身选手,人人有责。正午太阳热情得很,双目微眯拉紧口罩带着十足勇气溜出俱乐部大楼。

真正的勇士,就要敢于直面午后一点的日光……徐景熙同志的好主意,美其名曰隔开晚间高峰期。信了他的邪。两指勾着衣领扑棱棱扇风,抢在融化前赶上超市空调,一激灵七魂回了六魄。宋晓戏言屯粮是仓鼠的习惯,无非是懒得多跑两趟,索性一次买个够本。

结完账欲走还没出大门,身后有小声惊呼并自己名字。诧异地抬了抬帽沿回身。这样都能认出来,自己有这么高知名度?……好得很,还是对小情侣。笑意暗带勉强,签名时顺手一句七夕快乐。

“压力山大……是不是得考虑找人组团过个节?至少组团做活动啊……”

[郑轩-白殊]
--------------------------

“七夕有什么好过的。”

表情怜悯的看向面前人,不紧不慢一条条给他细数开来。

“你看啊....七夕原本是乞巧节,姑娘们讨心灵手巧的日子。牛郎织女一年一次相会,人小别胜新婚咱跟着瞎掺和啥去,啊我不是在说微草那个刘小别。在这近几年才被人戏称是情人节,但你有妹子吗?没有。你说你一个人上街也好找个基友上街也好,满大街都是小情侣秀恩爱你压力大不大?”

呵。反正我也还没有妹子。啊这么一想突然压力就好大,这故事真虐。

慢条斯理下了总结:“所以七夕?不存在的。”

眼眸微微眯起,声线突然压低,话锋一转开始一本正经耍流氓。

“但你要是来了,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郑轩-偰炎澈]
-------------------------

今天是七夕节。

一个跟自己,跟大部分职业选手都没什么太大关系的节日。

谁叫这是个百分九十九的人都是单身狗的行业呢。

许是为了让这些单身狗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有点事做吧,荣耀公司专门设计了一个七夕专用野图boss出来给人抢。

……这份贴心是多余的好吗。

一想到今晚有人能和妹子一起,牵着小手看电影,而自己只能在训练室里用黄少的垃圾话当背景音,在七夕boss前和其他战队的人混战在一块,就不禁悲从心来啊。

习惯性地叹了句压力山大后,听到了队长的一声命令。

阿轩,去稍微拦一下兴欣的人。

在比赛里听不到的语音声顺着耳麦流进耳中,像是那人就在自己耳边低语一般。

好吧,收回前言。

感谢荣耀公司,感谢七夕boss,这样的七夕还是蛮不错的。

[郑轩-烛童]
-------------------------

“好,嗯,我知道……你看看你整得这事,我他妈得在七夕进网瘾少年集中营,你还好意思跟我拉脸色……”键盘敲击声入耳颇有些杂乱得惹人不耐。奈何这蓝雨俱乐部是小远牵的线,一赛季赞助权当试水,电子竞技业日渐蓬勃,公司总要开拓其他领域。

资源的十年已经过去,往后是技术的十年。大傻缺也有一两句真理名言。

眉峰自始便蹙紧,唇线绷直忍下烦躁心思叩开经理办公室木门。“幸会。”掌心翻向下一压阻了对方起身动作,“客套话都听过不少就免了,合同你们看看,没问题就签。”习惯性挑起下巴十指交叠摆在膝头,等待答复。魏之远个小王八蛋早上起床就黑着脸好像七夕是个多大日子一样……得,确实也不小。早点回去,省得他烦个没完。

“合作愉快。”

阔步走过空旷过道却一不留神在拐角和人撞个正着,大眼一扫还是熟面孔,这不是被小远压榨去检测游戏的电竞选手?人生何处不相逢。

“不好意思。郑……郑轩是吧?我是魏谦,多谢你,额……帮了我弟弟。”

迟疑片刻只觉气氛尴尬,勉强一勾唇角稍作欠身。“上次还挺麻烦你的,我请客,去喝一杯吗?”

[魏谦-白殊]
------------------------

八月快结束,新赛季就在眼前,按照以往的习惯,提前几天回到了俱乐部,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整理下个赛季可能会用到的资料。

因为是每年都在做的事,一年比一年有经验,速度也快了不少,弄完今天的份后发现还剩了段较长的空闲时间,就干脆打开手机刷起了朋友圈。

看到少天他们在里面刷着烧烧烧,才想起今天似乎是七夕节。

一边好奇着这日子是怎么变成情人节的,一边计算着,距今天结束约莫还有四个小时,去看个电影应该还来得及。
于是站起身来,走出房间,转弯去敲响了隔壁的房门。

门很快被打开,房内那人满是惊讶和困惑的神情,让自己不禁轻笑出声。

带着三分调笑和七分的希冀,在面前人的注视下,抛出了一份邀请。

“阿轩,要和我一起过个七夕吗?”

[喻文州-烛童]
------------------------------

睁开眼,出现在面前的果然又是蓝雨俱乐部的大门。虽然不清楚自己的神兵在连接到星命图时,为何会打开异世界的通道,而通道的另一端恰是这里,但是这也给自己拜访好友的行为提供了方便。

眼见那边熟悉的身影出现,站在门内迟迟没有踏出一步,似是不愿暴露在阳光和灼热的空气中,回想起天权峰时这人惫怠的模样,不自觉笑出声来。

思及这人性格,这时候出来该是有重要的事,见他难办,便也不再犹豫,只运起魄之力,造出一片阴凉。看人望过来的目光,这才笑着打了招呼。

“阿轩,没忘了我吧,好久不见呀。”

[靳齐-苍衍]
===============分割线==================

总之就是归雁载轩重开审核进行二招,编内郑轩无限招,编外只招职业选手限重一,叶喻王黄严审,其余中审,根据皮的冷热以及跟原作中郑轩的关系适度调整。

编外目前只有一个张佳乐前辈

欢迎加入上车干大事【审核】,群号码:258271646
欢迎加入上车干大事【审核】,群号码:258271646
欢迎加入上车干大事【审核】,群号码:258271646

以上!